• <menu id="mi4qo"><input id="mi4qo"></input></menu>
  • 郵件系統:
    用戶名: 密碼:
    2021年10月04日 星期一
    位置: 首頁 》法學人物 》法界資訊 》人物在線
    《董必武的法治人生》系列報道之五
    從首倡“依法辦事”到推進依法治國

    時間:2021-06-29   來源:民主與法制周刊  責任編輯:att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開國大典在新中國的首都北京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當年中共一大的13名代表中只有毛澤東和董必武兩人在這一天站在了天安門城樓上。

      新中國成立后,董必武先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政務院副總理兼政治法律委員會主任,中國人民政協第二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代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等職。其間,遵照黨中央的部署,董必武領導并參與了廢除國民黨的舊的法律、法令和司法制度。

      新中國成立之初,百廢待興,百業待舉,其中就包括創建人民新法制的艱巨任務。董必武對我國的民主法制建設做了許多開創性工作,是新中國法制建設的奠基人之一,他的法制實踐和法律思想放到如今仍具有重要的意義。

      

      創建人民新法制

      新中國成立后,面臨著創建人民新法制的艱巨任務。董必武領導政治法律委員會做了大量艱巨細致的工作。他領導出版《中央政法公報》,交流信息,指導工作;他提出并領導召開全國經濟保衛工作會議、全國治安行政工作會議、全國司法工作會議等全國性專業會議,準確闡述法制建設在國家政治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對鞏固人民民主專政的重要作用;他主持起草《政務院關于加強人民司法工作的指示》,就人民司法工作的性質、任務及一系列具體問題作了明確規定,成為新中國成立初期人民司法工作的指導性文件;他主持制定人民法院組織法、人民檢察院組織法等重要法律;他領導建立各項審判制度,為實現審判公平公正而不懈努力。

      1954年,在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董必武當選為最高人民法院院長。

      剛一就任,董必武就立即召開司法座談會,研究貫徹實施人民法院組織法。董必武認為:思想統一是貫徹執行法院組織法的先決條件,同時,地方各級政權組織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后都要根據新的法律規定進行調整,法院的體制、組織機構將有較大變動,這就要求地方各級法院的領導人盡快了解法院組織法的基本精神和規定,以便適應這種變革。

      會議經過二十多天的學習討論,明確了憲法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和各級地方人民法院院長由全國人大和同級人大產生,并向它負責和報告工作的體制,改變了共同綱領規定的最高人民法院、地方各級人民法院由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和同級人民政府領導的體制,強化了人民法院在國家機構中的地位;明確了新的法院組織法規定的從中央到地方設四級法院,實行兩審終審制,避免了過去實行的三級法院終審所產生的弊??;明確了人民法院的任務是審判刑事、民事案件,懲治一切犯罪分子解決民事糾紛,以保衛人民民主制度,維護公共秩序,保護公共財產,保護公民的合法權益,保障社會主義建設和社會主義改造事業的順利進行,同時以其全部活動教育公民忠于祖國,遵守法紀;明確了人民法院是國家審判權的唯一行使機關,“人民法院獨立審判,只服從法律”,公民在適用法律上一律平等的基本原則。

      有計劃總結審判經驗,促進我國司法工作的進展,是董必武一直關注的重要工作。1955年2月7日,董必武在與東北、華北工作組談話時,就談到了在總結法院訴訟程序以后,要繼續系統地總結其他審判經驗。因此,在審理程序的總結展開后,他就提出要對刑事案件的罪名、刑種和量刑幅度進行總結,并組織人力收集和調集各級法院有關案例的材料,為總結和研究工作做準備。

      通過這些審判工作總結,有效地指導了各級人民法院的審判工作,提高了各級人民法院的審判質量。在最高人民法院內部,實事求是地總結審判經驗蔚然成風,使干部的政策水平和業務素質得到了迅速提高。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在董必武的積極倡導和推動下,也展開了總結審判經驗的活動。

      據統計,1954年至1955年,最高人民法院的兩個分院,38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法院和專門法院,完成了有關貪污、盜竊、販賣煙毒、賭博等刑事案件和婚姻、債務等民事案件的審理經驗總結共82件。1955年肅反運動開展后,一些人民法院以審判反革命案件和其他刑事案件中的政策界限為中心進行總結。例如,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通過檢查基層人民法院處理的反革命案件,選出典型案例,進行集體評議,分析罪與非罪、輕罪與重罪、反革命罪與其他刑事罪的界限,求得量刑幅度的大體一致。他們總結經驗及時推廣,有力地指導了本省的審判工作。最高人民法院對各地人民法院一些好的總結及時轉發,有的還刊登在《法院工作簡報》上,對地方各級人民法院貫徹有反必肅、有錯必糾的方針起了良好的作用。

      

      設立檢察機關的先驅

      回顧新中國成立前的中國政治法律制度史,出于皇帝專制和中央集權的考慮,均沒有也不可能建立獨立的檢察機關,只有隸屬于皇帝的御史大夫和監察機關;中華民國歷屆政府只在法院內設立“檢事”之職,履行“公訴”之責,也沒有獨立地設立過檢察機關。由于檢察制度和檢察機關在我國是個新生事物,它的性質和任務是什么,有了公安機關和法院,還有必要設立檢察機關嗎?很多人對缺乏組織基礎和工作經驗的檢察機關的出現不了解、不理解。因此,新中國成立初期,圍繞要不要創設檢察機關問題產生了爭執。

      有人認為檢察機關在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檢察機關可有可無”。 董必武堅決反對這種觀點,他認為人民檢察制度是新中國國家法律制度之一,檢察機關是新中國民主政權的組成部分,檢察機關決不是“可有可無”,而是非有不可,檢察制度和檢察機關都應該隨著新中國政權建設而建立。早在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期間,擔任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起草組組長的董必武就在1949年6月23日擬定的政府組織法綱要的基本問題中提出設置最高人民檢察署,并先后為政協籌備會常委會和政協全體會議所一致通過。

      1949年9月21日,在北平召開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制定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規定,中央人民政府設立最高人民檢察署,作為國家的最高檢察機關。最高人民檢察署檢察長、副檢察長和委員均由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任免。最高人民檢察署的職權是對政府機關、公務人員和全國國民之嚴格遵守法律,負最高的檢察責任。

      這些規定,在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創設了檢察制度及檢察機關,規定了其在國家制度和國家機關中的重要地位,首次明確了檢察職能主要是對國家法律統一正確實施進行監督??梢哉f,董必武是新中國檢察制度的奠基人之一,是創建檢察機關的先驅。

      從1949到1968年,新中國人民檢察制度在短短20年的歷史上經過了“三起三落”。

      第一次是在1951年冬季的編制會議上討論精簡國家機構時,有人提出檢察工作“可有可無”,應予裁減。第二次是在1960年秋季精簡國家機構時,康生主張取消檢察機關。第三次是進入“文革”后的1968年12月11日,謝富治授意最高檢、最高法、內務部三家的軍代表和公安領導小組,聯合于1968年12月11日向中央提出《關于撤銷高檢院、內務部、內務辦三個單位,公安部、高法院留下少數人的請示報告》。報告提出,高檢院完全是抄蘇修的,早就應該取消,最終最高人民檢察院、軍事檢察院以及地方各級人民檢察院都被撤銷。

      相較而言,董必武無論是在黨內還是在國內,始終對檢察機關的地位和職能有清醒的認識,他認為要建設國家政權必須要建立、健全革命法制,實現依法治國。而在建立、健全革命法制的過程中,就要不斷加強國家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和審判機關,以有力地保障經濟建設工作的順利進行。因此完善、健全人民檢察制度也應是國家法制建設的重要任務。

      

      領導、組織、推動司法改革運動

      新中國成立初期,由于對國民黨政權的工作人員實行“包下來”的政策,全國各地特別是廣大的新解放區,在組建人民法院的時候,接收了一批舊的司法人員。

      到1952年年初開展“三反”運動時,全國各級人民法院共有干部28000余名,其中舊司法人員6000名,占總數的22%。他們大部分擔任審判工作,在不少大中城市及省以上人民法院的審判人員中,舊司法人員更占多數。

      在“三反”運動中揭露出這些舊司法人員存在許多嚴重問題。針對上述情況,中共中央早在“三反”運動還在進行的1952年3月,就對整頓司法機關、懲治違法亂紀分子作了原則指示。

      同年7月6日,以董必武為書記的中央政法分黨組干事會在經過系統的調查研究,并召開專門會議討論的基礎上,向中共中央作了關于開展司法改革和司法干部補充訓練的報告。報告提出了“徹底改造與整頓各級人民法院的方針”,并規定了處理舊司法人員區別對待的政策:對其中的反革命分子和貪贓枉法分子應依法懲辦;對于在解放后思想工作表現較好的進步分子應繼續留用,但舊司法人員不得擔任審判員;表現平常尚可改造的應給予訓練改作法院中技術性工作;凡不堪改造者,必須堅決加以清除,但應給予生活出路,另行分配工作。

      報告最后規劃了補充新司法干部的途徑,指出:請各級黨委調派一些立場堅定、觀點正確和熟悉政策的老干部充任骨干,并從各種人民法庭的干部中調人加以充實,還要從工、農、青、婦等群眾團體及轉業軍人中挑選一批優秀分子(包括群眾運動中的積極分子),動員他們到法院來學習并掌握這一國家機器。

      中共中央于1952年7月9日迅速批轉了這個報告,要求各地“分批分期地展開斗爭,改造和整頓所有的法院,同時調集和訓練新的司法工作人員”。在中共中央的直接發動和領導下,一場轟轟烈烈的司法改革運動在全國法院系統展開了。

      1952年6月首先從華東開始,西北、東北、華北、中南、西南五個大行政區相繼展開,前后歷時9個月,到1953年2月基本結束。按照中央區別對待的政策,對反革命分子、貪污分子和其他犯罪分子予以法辦,對于舊法觀點和舊司法作風嚴重、不適宜做人民司法工作的人調離人民法院,另分配其他工作。這兩部分人全國共處理了5000余人,前者是少數,后者占大多數。對確有改造和進步的舊司法人員(約2000人)仍繼續留用。與此同時,各地黨委調了一些老干部,并從土改、鎮反、“三反”“五反”的人民法庭干部中以及各項群眾運動中的積極分子中,選拔一批優秀分子共6000余人,充實了法院機構。

      董必武在1953年4月召開的第二屆全國司法會議上的講話中,對司法改革運動作了一個基本的總結。他指出,在司法改革運動中把人民法院政治上的不純基本上解決了,組織上的不純也基本上解決了,就思想上來說,劃清了敵我界限和新舊法律界限。

      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這場司法改革運動,是新中國司法發展進程中的一個意義重大、影響深遠的司法事件。作為當時政法戰線主要領導人之一的董必武,具體領導、組織、推動了這場司法改革運動。董必武明確提出了司法改革運動的性質、目的、工作方針和工作重點,強調這場運動是反對舊法觀點和改革整個司法機關的活動,旨在使各級人民司法機關在政治上、思想上和組織上純潔起來,由此必須貫徹思想改造和組織整頓相結合的工作方針,突出把握司法機關的思想改造與司法隊伍的組織整頓這兩個工作重點。

      通過這場司法改革運動,進一步清理了舊法觀點,逐步確立了人民司法的思想觀念;進一步整頓了法院隊伍,基本上解決了組織不純的問題;改進了司法審判作風,逐步建立了便民訴訟制度;推動了糾正錯案和清理積案工作,有力地促進了司法審判工作的開展;特別重要的是,通過司法改革運動,中國共產黨對司法工作的領導地位得以鞏固和強化,進而為新中國人民司法制度的建立打下了基礎。

      

      開政法隊伍輪訓的先河

      新中國建立,百廢待興,各行各業都需要人才,而政法人尤其缺乏。

      《共同綱領》規定“廢除國民黨反動政府一切壓迫人民的法律、法令和司法制度,制定保護人民的法律、法令和司法制度”,確立了人民司法思想。要使政法工作迅速開展起來,必須首先充實政法機關干部。新中國成立之初,由于政法人才奇缺,很多地方沒有設立法院、檢察署,設立了的沒有院長、檢察長或者干部的情況也很普遍。據1951年7月調査,全國只有15%的縣建立了檢察署。

      董必武同志計算當時的政法人員缺口約為2萬人,他鄭重提出,創建并發展新中國的法制,必須首先培養為新中國法制建設服務的人才。

      現實的需要對訓練和培養政法干部提出了迫切要求,而董必武作為政法工作的領導同志,對此進行了深入的思考。

      董必武訓練和培養政法干部思想內容十分豐富,其思想的載體,主要表現在他的《舊司法工作人員的改造》《關于改革司法機關及政法干部補充訓練諸問題》以及他在歷屆全國司法工作會議及其他各種場合的講話之中,也見于他新中國成立以后領導政法工作的實踐之中。

      董必武把司法干部的思想政治建設放在訓練和培養政法干部的第一位。他強調國家和法律的階級性,認為法律及法律工作者都為統治階級服務。新中國推翻了少數人壓迫多數人的政權,建立了人民自己的政權,應該培訓出人民司法的工作干部和理論工作者。

      在強調政法干部思想政治建設的基礎上,董必武切實注意到了政法工作的專門性問題。他進一步提出,要對政法干部進行專門培訓,并致力于開拓一條符合馬列主義原則和中國實際的法學教育的路子。針對當時有人提出沒必要對政法隊伍進行單獨培訓的觀點,他堅持“政法工作是一項專門的業務,僅做一般性的政治訓練是不夠的,必須進行專門的業務培訓”。董必武立足于新中國建立初期的實際情況,著眼于長遠發展的目標,把訓練和培養專門的政法干部上升到戰略高度,在新中國成立后的短短幾年時間里,他迅速領導創建了一套適合中國當時客觀需要的多層次、多途徑培養法律人才的政法教育體系。

      他首創層級式教育方式。他將當時的政法大學分為三部:一部負責培訓在職司法干部;二部負責改造舊司法人員,學習方式為半年短訓;三部是培養法學大學生,學制為三年。他采用在職隊伍培訓與后備人才教育相結合、實用性人才與師資培訓相結合的方式,逐步構建了新中國司法隊伍的梯形結構,初步滿足了新中國政法工作的實際需要。

      在領導建立了新中國的政法干部隊伍之后,董必武同志對于政法干部隊伍的日常管理也非常重視,他十分注意對政法干部隊伍的教育培訓和專門整頓。董必武開政法隊伍輪訓的先河,他提出輪訓計劃分兩種方式,一是分批輪流進行一次培訓,二是分批反復進行培訓。在當時這種方法是極契合實際的。

      經過幾年的努力,政法戰線的干部到1953年已發展到三四十萬人,其中司法方面的干部約有八萬多名。

      

      “依法辦事”主張影響深遠

      新中國建立特別是進入大規模的經濟建設時期后,我們黨和國家的根本任務發生了歷史性的轉變。

      隨著這個歷史性轉變,必須把法制建設提到黨和國家的重要議事日程。當時黨和國家的一些領導同志,特別是董必武、彭真對這個問題比較早地有了深刻認識,發表了一系列重要講話和文章。其中董必武在“八大”所作的《進一步加強人民民主法制,保障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發言,是他眾多法學文獻中最為光輝的一篇。

      董必武在發言中系統而全面地總結了新中國成立7年來的法制工作,深刻而精辟地闡述了進一步加強社會主義法制建設的重要性和方針政策,為我國法制建設奠定了基本框架和正確思路。

      董必武在發言中,首先講了人民民主法制的形成和作用,肯定了新中國成立7年來法制工作的成績和經驗。同時,指出了目前法制工作中存在的問題。他認為,主要問題有兩個:一是法制還不完備,還缺乏一些急需的較完整的基本法律,如刑法、民法、訴訟法、勞動法、土地使用法等。另一方面,董必武強調少數黨員和國家工作人員不重視或者不遵守國家法制的現象。他說,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我國的根本政治制度。但是,有些地方沒有依照規定按期開會。至于不傾聽代表的意見,不按照法律規定的手續撤換代表,甚至限制代表向人民代表大會反映群眾呼聲等違法現象,都不止一次地在某些省內發生過。他還指出,黨是國家的領導核心,但是,我們黨從來是把黨組織和國家機關嚴格劃分清楚的,黨是通過自己的黨員和黨組織領導國家機關,而不是包辦代替國家機關的工作。有些地方黨委存在著黨政不分的現象,黨委往往直接發號施令,代替了一部分國家機關的行政工作,這樣會削弱黨對國家機關應有的政治領導。

      針對我國法制建設工作存在的問題,董必武強調“依法辦事是進一步加強法制的中心環節”。他認為,依法辦事有兩方面的意義:其一,必須有法可依。這就促使我們趕快把國家尚不完備的幾種重要的法律制定出來。對于急需修改的法律,也要修改好。其二,有法必依。一切國家機關都要依法辦事,凡屬已有明文規定的,必須確切地執行,按照規定辦事。在法制的執行過程中,如果發現它的規定有不符合實際情況的,應該按照法定程序修改、補充。這是第一次提出并系統闡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的法制原則,對加強社會主義法制建設有重大意義。

      董必武在黨的“八大”上的發言,集中地展示了新中國成立7年來我國法制建設探索的成果。他提出的“依法辦事”的內涵得到了相當一部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高度評價。

      薄一波在《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中指出,“八大展示的探索成果,在經濟領域以外的,要算董必武同志關于法制建設的觀點最為重要。他在大會上的發言認為,在廢除舊的六法全書之后,要逐步完備我們的法制,寫出我們自己的六法全書。要制定刑法、民法、訴訟法、勞動法、土地使用法等一系列法律。他明確提出了黨政職能分開的原則,認為加強民主與法制建設,可以使黨和政府的活動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在群眾運動一個接一個的年代,他對法制建設的認識達到這樣的境界,是很可貴的?!钡?,在當時就全黨來說,對法制建設的認識遠沒有達到董必武所認識的高度,致使中國的社會主義事業走了很大的彎路。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重新采納了“依法辦事”的主張,回到了董必武提出的法制建設上來。后來,鄧小平同志將董必武的“有法可依”“有法必依”的法制思想發展成“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的法制原則,進一步豐富了“依法辦事”的內涵。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進一步提出“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并通過九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明確寫進了憲法。

      從這時起,中國法制的航船在經過一個大的曲折后,又回到了正確的航道。今天重溫董必武“八大”發言,深深地敬佩他富有遠見卓識的科學思想和大無畏的政治勇氣,同時也激勵我們在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大道上積極探索,開拓前進。


    A级国产乱理论片在线观看

    全文
    搜索

    關注
    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關注
    微博

    關注官方微博

    網絡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