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mi4qo"><input id="mi4qo"></input></menu>
  • 郵件系統:
    用戶名: 密碼:
    2021年10月04日 星期一
    位置: 首頁 》法學人物 》法界資訊 》人物在線
    《董必武的法治人生》系列報道之三
    “有法可依”從中央蘇區開始

    時間:2021-06-29   來源:民主與法制周刊  責任編輯:att

      1932年9月,董必武到瑞金中央蘇區工作,先后擔任中央工農檢察委員會委員、中央監察委員會書記、中央黨務委員會書記、臨時最高法庭主席和最高法院院長等重要職務,在極其艱苦的戰爭環境里,運用法律手段為鞏固和加強紅色政權而斗爭。

      董必武在中央蘇區工作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在那一時期他的各項工作都與司法工作緊密相關。他參與創設蘇區法律制度、審理重大案件、完善司法機構的革命實踐,使得他的法學思想逐步成熟。他高度重視司法隊伍建設、高度重視司法程序,大力提倡司法群眾路線的思想和觀點,成為中央蘇區法治建設優良傳統,并為以后的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及新中國成立后的司法實踐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建章立制:

      組織和制定蘇區法律體系

      1933年3月,馬克思共產主義學校(即中央黨校前身)在瑞金成立。董必武在蘇聯期間曾經系統學習過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又參加過黨的創建工作,德高望重,因此,被中共中央安排到馬克思共產主義學校主管教學工作。

      馬克思共產主義學校建立之初,規模并不大,校址位于瑞金城葉坪洋溪村的一個地主宅院內,整棟房子占地面積只有277平方米。聽課人數多的時候,就在庭院內露天講課。學校設有高級班、中級班和新區班,學員學習時間有兩個月、4個月、6個月不等,學校開設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黨的建設、蘇維埃政權建設、工人運動、歷史、地理、自然科學常識等課程。專職教員只有羅明、成仿吾、馮雪峰等少數幾個人,大多數課由中央負責同志講授。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劉少奇、任弼時、陳云等人經常到學校講課。

      董必武既是學校領導,負責教學計劃安排實施和日常行政事務,同時也是教員,為三個班的學員講授蘇維埃政權建設和黨的建設,他授課注重理論聯系實際,深入淺出,深受學員的歡迎。

      1933年2月26日,董必武開始兼任中央工農檢察委員會委員,此后又先后擔任中央監察委員會書記、中央黨務委員會書記、臨時最高法庭主席和最高法院院長等重要職務,直到1934年10月隨大部隊轉移。

      雖然這期間時間并不長,但董必武還是先后組織和參與制定了近二十部重要法律法規,包括《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勞動法、婚姻法、土地法、選舉法等基本法律以及《懲治反革命條例》等刑事實體法規。

      其中,董必武參與制定的中央政府執行委員會發布的《關于懲治貪污浪費行為》,被史學家稱之為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第一份反腐敗的量刑標準。此外,董必武還組織制定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蘇維埃組織法》《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司法程序》《關于沒收犯人的財產和物件的手續》等程序性法律法規。

      這些法律法規,不僅為法院審判案件指明了方向,提供了程序法和實體法依據,更在很大程度上促進了以憲法大綱為核心、以各個部門法為主體的蘇維埃法律體系的形成,開始了蘇維埃共和國有法可依的時代。這也使得我國的人民民主法制早在第二次國民革命戰爭時期,從建立革命根據地起,就逐步形成了。

      正如董必武后來所總結那樣:“在過去革命戰爭的各個時期,各個革命根據地,在黨的統一領導下,制定了許多代表人民意志和符合革命利益的政策法令。盡管它們在形式上較為簡單,而且不可避免地帶有地方性,但是它們有力保障和促進了革命事業的發展,而且是我們現在人民民主制度的萌芽?!?/span>

      

      從無到有:

      籌建蘇區司法機構和培養審判人才

      瑞金沙洲壩村楊氏宗祠,今天游人如織,天南地北的人們慕名到這里參觀、緬懷。因為那幾排平房在中央蘇區時期有一個響當當的名字:最高法院。人民司法事業就是從這里起步。

      在這里,以董必武為代表的人民司法人以對黨對人民對法律的堅定信仰與熱愛,審理案件。

      董必武在1955年9月8日《目前中國的法律工作概況》中說:“1927年以后,我們在蘇區也有法院、法律、單行法規、條例,如土地法、勞動法、婚姻法、簡單的訴訟條例,但沒有訓練學生。那時我擔任蘇區的最高法院院長,而法院只有五個人?!?/span>

      “徒法不足以自行”,任何國家的法律法規要能得到嚴格貫徹執行,都離不開審判組織這一實施主體。董必武擔任臨時最高法庭主席特別是擔任最高法院院長后,集中主要精力,依照《中央蘇維埃組織法》的規定,狠抓審判組織建設,特別是在較短時間內大幅度地建立健全了蘇區審判組織系統。

      在最高法院,他完善了審判業務機構,成立了最高法院委員會為最高審判組織、最高軍事裁判會議為軍事案件的最高審判組織,設立了刑事法庭、民事法庭及軍事法庭,組建了力量較強的法警隊,設立了看守所,制定了《革命法庭條例》《革命法庭的工作大綱》和《裁判部的暫行組織及裁判條例》等有關審判組織的單行法規,使最高法院的審判工作走上了規范化道路。在省、縣、區各級蘇維埃政府內設立裁判部和裁判科、在較大的城市設立裁判科、在軍隊設立裁判所,代行各級法院之職。

      這樣,就形成了從中央到地方及軍隊等較為完整的蘇維埃共和國審判組織體系,實現了由軍政機關審理案件過渡到由肅反委員會、裁判部、直至由最高法院專門審理案件的轉變,開人民司法的先河。

      法律貫徹執行,離不開法官的司法。處于戰爭年代的蘇區,不僅“司法機關的干部特別缺乏”,而且“裁判部一部分工作人員,缺乏工作經驗,缺乏法律知識。因此在工作上經常發生許多困難。造就司法工作人員,實在是一件迫切應做的事情”。

      因此,董必武非常重視司法干部隊伍建設,有計劃有步驟地培養司法干部。在董必武的倡議和推動下,負責司法行政管理的中央司法人民委員部通過創辦裁判工作人員培訓班,抽調下級裁判部工作人員到上級裁判部實習工作,選拔一些青年充實司法干部等各種有效措施,在較短時間內培訓了一大批裁判工作人員,壯大發展了蘇區司法干部隊伍,大大提升了裁判部工作人員的素質,為新中國的誕生和人民司法事業的發展做了重要的干部準備。

      據有關材料統計,在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鼎盛時期,蘇維埃政府系統約有干部13萬人,黨系統約有干部2萬人。這些人中有相當數量的干部都從事過蘇區司法工作,不少幸存者是新中國的領導骨干力量。董必武后來出任新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第二任院長;曾參與起草土地法、選舉法等一系列蘇區法律的謝覺哉,成為最高人民法院第三任院長;陳奇涵、曾漢周等先后擔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

      

      探索嘗試:

      完善司法制度和規范司法程序

      審判制度是保證審判機關依法有效進行審判活動的章程。

      在蘇區,董必武帶領廣大審判人員在規范司法程序、完善司法制度等方面進行了大膽探索,建立了不僅適合于當時革命戰爭環境而且傳承至今的審判制度:一是兩審終審制?!吨腥A蘇維埃共和國司法程序》規定:蘇維埃法庭為兩級審判制,即限于初審終審兩級。除最高法院(庭)、最高特別法庭審判的案件為終審裁判外,其他各級裁判部(科、所)審理初審案件均可向上一級審判機關上訴,上訴審判即為終審裁判。

      二是建立了公開審判制度和巡回審判制度?!恫门胁康男薪M織與判條例》第16條規定:審判案件,必須公開。司法人民委員部1933年5月30日發布的《對裁判機關工作的指示》要求:“在審判案件之先,必須廣泛地貼出審判日程,使群眾知道某日審判某某案件,吸引廣大群眾來參加旁聽審判。不論是地方的各級裁判部,還是軍隊的各級裁判所,除涉及秘密關系的外,都要公開審判。對于比較重大的案件,可以組織巡回法庭到出事地點進行審判?!?/span>

      三是合議陪審制。規定凡由三人組成的法庭就有兩個人民陪審員。這些陪審員分別從職代會、雇農大會、貧農團及士兵會中采用民主方式選舉出來并經常輪換,享有與審判人員同等的審判權力,按少數服從多數原則來確定案件的裁決。董必武明確指出:“人民陪審員能把人民群眾的生活經驗和知識、道德觀念帶到法院里來運用?!?/span>

      四是回避制度。只要是“與被告人有家屬、親戚或私人關系的人,不得參加審判該被告人的案件(陪審、主審都一樣)”。在裁判員代行檢察員地區,裁判員同樣也不得擔任主審或陪審。避免審判人員因個人感情而影響案件的公正審判。

      最后,董必武還建立了上訴制度和死刑復核制度?!吨腥A蘇維埃共和國司法程序》規定:“犯人不服判決者,準許聲明上訴?!蓖ㄟ^上訴進行二審提高了審判工作的準確程度,有效減少了錯判和誤判的發生。同時,也規定判處死刑的案件,無論被告人是否上訴,必須將全部案情呈交上級審判機關審核。

      在審判工作中,董必武非常重視審判程序,主張辦案要有一定的手續,要有必要的文字材料。

      1934年4月8日,董必武組織制定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司法程序》,對審判機關、審判組織、審級制度等作了明確規定,規定了蘇維埃法庭、政治保衛局、肅反委員會等司法機關的辦案程序,創建了陪審、法庭調查、辯論、上訴、抗訴和死刑復核等司法機關的辦案程序,為司法機關辦理案件提供了程序法依據,使蘇區審判工作走上了依照法定原則、制度辦案的新階段,也為新中國成立后訴訟程序的設立奠定了基礎。

      比如立案、偵查、逮捕、預審程序。一般情況下,任何案件均需經過立案、偵查、逮捕,然后進行預審。肅反委員會、政治保衛局、各級裁判機關,根據各自的職權及所管轄的范圍,對于控告、檢舉或自首的材料,經過審查,認為有犯罪事實,依據法律規定需要追究當事人的刑事責任,決定作為一起反革命或其他刑案處理的,遂進行立案、偵查。經偵查,查明當事人行為已構成犯罪的即宣布逮捕,并由肅反委員會、政治保衛局進行預審。

      再比如檢察機關檢察員及軍事檢查所對案件的檢察與預審程序。檢察機關預審后,認為犯罪事實清楚,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便作出起訴決定,將案件移送審判機關。審判機關接到預審機關移送的案件后,除簡單明了的案件外,均需由檢察機關的檢察員(軍事案件由軍事檢查所)對案件進行檢察、預審。經過檢察、預審手續后,檢察員或軍事檢查所認為有犯罪事實和證據的,轉交法庭審判。

      

      不枉不縱:

      親審“紅色中華反貪第一大案”?

      1933年秋至1934年春,中央蘇區各項事業都得到較快發展,但是貪污浪費、侵吞公物的現象仍然屢禁不止。

      面對這種嚴峻局面,董必武親自審理了一大批大案要案,其中包括被稱為“紅色中華反貪第一大案”。

      1934年3月25日,董必武遵照中央執行委員會的命令,組織了最高特別法庭,對被告人、原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兼于都縣蘇維埃主席熊仙壁瀆職貪污一案進行審判。

      特別法庭由董必武擔任主審,由何叔衡、羅梓銘為陪審,李澄湘、鄒沛甘為書記員,由中央司法部部長兼最高法院主審梁柏臺為臨時檢察長。特別法庭對此案進行了詳細調查研究,臨時檢察長寫出控訴書,提出公訴,進行了公開審理。

      經審理,最高特別法庭認為,熊仙壁犯有以下罪行:一是對反革命分子縱容,導致出現嚴重后果;二是拒不執行中央命令,對推銷公債、收集糧食、修路計劃及赤色戒嚴等重要工作,不履行職責;三是強借公款給家屬做生意,使下面的干部紛紛仿效,影響嚴重,并包庇有關貪污案件,等等。

      因此,特別法庭認定被告人犯有瀆職罪、貪污罪,依法判處監禁一年,剝奪公民權一年。

      此案判決后,中央執行委員會開除了熊仙壁中央執行委員的職務,此案也為鞏固蘇維埃政權起了重要作用。

      同年,董必武還組織對中央政府總務廳左祥云等人貪污浪費案進行公開審判,同樣在蘇區引起了強烈反響。

      左祥云曾擔任“全蘇大會工程處”主任?!叭K大會工程處”是1933年7月中央政府為籌建中央大禮堂,修建紅軍烈士紀念塔、紅軍檢閱臺、博生堡、公略亭等紀念物而成立的機構,通過發動群眾購買公債,鼓勵捐款,厲行節約,支援建設等措施,集中了數十萬元的資金和物資。

      但是,左祥云卻伙同總務廳管理處長徐毅、運輸隊司務長劉兆山等人利用職務之便,大肆貪污浪費。經查明,總務廳長趙寶成浪費公款不下萬余元,徐毅不下數千元,左祥云貪污公款246元7角,管永才貪污公款97元8角,劉兆山貪污伙食克扣工錢69元2角。最終法庭判處左祥云死刑,其他人也被分別處以不同的刑罰。

      最高法院對犯罪的中央執行委員和中央政府有關工作人員的依法審判,極大地震動了蘇區各地廣大干部和群眾,使他們深刻地感到蘇維埃政府法紀的嚴明,感到蘇維埃法官的公正無私,真正體現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人們從中也看到了共產黨鏟除貪污腐敗的決心。

      “我們的鐵拳打下去,要有力,要打準,千萬不能打偏方向,打偏方向會傷害自己人?!痹谥泄仓醒胗?933年年底開展的反貪污浪費檢舉運動中,董必武作為黨的紀律檢查機關和司法機關的主要負責人,始終保持著清醒的頭腦,既善于發動群眾檢舉查處違法亂紀的人,同時堅持依法辦案,嚴格掌握政策界限,避免冤假錯案的發生。

      1934年2月的一天,工農檢察部收到一封匿名信,該信控告中央辦公廳一位采買員有貪污行為。檢察員經多方了解,確認被舉報的采買員并沒有貪污行為。董必武聽完匯報后,要求檢察員繼續把問題調查清楚,很快找到寫匿名信的人,得知寫信人因為和采買員之間發生過口角,加上采買員生活不檢點,因此就寫信控告其有貪污行為。

      事實查清楚后,董必武教育大家:“寫信控告是允許的,但不能毫無根據地控告人,更不能利用信件誣陷同志?!边@個案件的慎重處理,教育了諸多蘇區司法工作人員。

      

      “己法自守”:

      倡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離開中央蘇區,開始長征。董必武、成仿吾、馮雪峰及馬克思共產主義學校部分學員被編入中央紅軍第二縱隊的干部團,隨大部隊轉移。董必武以近50歲的年齡和體弱之軀參加長征,拉著馬尾巴爬過了雪山,拄著拐棍走出了草地。到達陜北后,為了培養更多的人才,中共中央決定于1935年11月恢復黨校,并將其與中共陜北特委黨校合并,正式定名為“中共中央黨?!?,董必武任校長。

      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后,中共中央派董必武重返武漢,擔任長江局常委,后遷往重慶和周恩來一起主持南方局工作。在1938年中共六屆六中全會和以后的歷次代表大會上,董必武都被選為中央委員會委員。從1945年中共七屆一中全會起,至十屆一中全會,他連續被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

      不管人在哪里,肩負何種職務,董必武始終關心法治建設。在陜甘寧邊區,董必武提出,政府所頒布的法令、規定的秩序,黨員干部應當無條件地遵守和執行。

      1940年8月20日,董必武在陜甘寧邊區講道:黨員如果違反了黨所領導的政府的法令,除應受到黨紀制裁之外,應比群眾犯法加等治罪。為什么呢?因為群眾犯法有可能是出于無知,而黨員是群眾中的覺悟分子,覺悟分子犯罪是不能寬恕的,是應當加重處罰的。不然的話,就不能服人。從前封建時代有“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的說法,從這說法中很可以看出人民希望法律上平等的心理。難道我們共產黨不應當主張比封建時代的法律上的平等說法更前進一步嗎?

      他請求陜甘寧邊區的黨組織通過一個決議,警告我們黨員必須遵守邊區政府的法令。黨員犯罪,加等治罪。他的這一思想后被《陜甘寧邊區施政綱要》采納,綱要第八條規定了厲行廉潔政治,嚴懲公務人員之貪污行為,禁止任何公務人員假公濟私之行為;共產黨員有犯法者,從重治罪。他認為這不是表示我們黨很嚴酷,而是表示我們黨的大公無私。黨絕不包庇罪人,黨員絕不例外,而且要加重治罪,這更表示黨所要求黨員的比起非黨員的要嚴格得多。顯然,他是從把黨員干部作為法律的“活的體現”來強調黨員的守法義務的。

      董必武提倡“己法自守”,主要基于三個理由:一是敵人可能利用我們法律的不完備來和我們進行斗爭。二是我們的立法是表達了我們的意志。我們自己制定的法律,自己都不守,根本不可能讓別人來守。三是如果黨員干部違法,會招致群眾不滿,導致社會不安定。

      董必武不但倡導,而且以身作則。解放前,在重慶親自掌管紅巖機關財務開支期間,他要求辦伙食的同志既要想盡辦法改善領導和同志們的伙食,又決不能亂花一分錢。有一個月,在月底伙食費結算時,賬面上有六角錢的開支平不了。為此,董必武十分自責,他執意在機關大會上作了檢查,并親自向黨中央寫了檢討信。新中國成立后,家鄉的親友以為他在北京做了“大官”,經常到北京找董必武“幫忙”,董老一律加以拒絕。他曾在信中委婉地對一個親戚提出批評:“除了法律規定的職權外,任何人沒有特權。在你的思想中對這點似乎還不很清楚?!?/span>

      提倡黨員干部帶頭守法,把黨員干部守法作為整個社會守法、執法和司法的關鍵。董必武在長期的政法工作實踐中形成的這一“己法自守”思想,是他幾十年不斷思考與躬身實踐的成果,是其法學思想的精髓,顯示了其作為新中國法制重要開拓者的卓越遠見。


    A级国产乱理论片在线观看

    全文
    搜索

    關注
    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關注
    微博

    關注官方微博

    網絡
    信箱